在很多人眼中,我的工作有些特別,因為我在解剖實驗室工作,經常要接觸屍體。也會有人好奇,為什麼一個廿多歲的女孩會有膽量當防腐員?

故事由「無言老師」開始,這是一個遺體捐贈計劃,死後將自己的身體交給醫學院,讓醫科生模擬真實手術,了解人體細微的結構,「學習完畢」後才交還家屬安葬。「無言老師」對醫學有重大作用。而我的工作就是與死者家屬聯絡,以及為「無言老師」進行防腐工作。

唯一剩下的

我對所有的「無言老師 」都肅然起敬,他們沒有吝嗇,連自己最後剩下的「身體」也捐出,希望死後也能留下一些意義,幫助探索人體奧秘,擴闊醫學領域,讓後世更多人受惠。

有些病人認為自己讀書少,可以用自己身體幫助醫學進步,頓時感到自己的價值和對世界的貢獻。

不過,中國人的傳統思想是:死要留全屍,我們也常會遇到家屬的反對,認為做「無言老師」是對親人不孝,或者令死者死後更痛苦。我十分明白家屬未能接受親人離世的悲傷,所以我會盡量給予情感的支持和安慰。這正是聖經羅馬書 12:15所提及到的「與喜樂的人要同樂,與哀哭的人要同哭。」

認真對待生命

聖經傳道書 3:2「生有時,死有時」, 雖然是短短的六個字,卻道出了我們要認真對待生命。

每個人都逃不過生老病死,這份工作讓我多想了生死的問題。我是一位基督徒,相信死後會到天堂。而這份工作令我更加深深明白到,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,不要帶著遺憾、後悔離去。我體會到,只要願意堅持,難關總會過,生存是那麼美好。

把死亡變得更有意義

生命有時好無常,生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長短,不知道幾時是最後一刻。最難忘一位「無言老師」是一位只有三日大的嬰兒,他的媽媽希望BB 不是白白來到這個世界,短暫的生命也可以十分有意義。

聖經說得十分明確:「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?」(馬太福音 6:27)。至今,我們仍未能控制生命的長短,但我們卻可以控制我們所做的,當我們還有時間,要珍惜眼前,做該做的事。

當「無言老師」的條件:

需自然死亡,不會接受因自殺或交通意外而導致的死亡,或因傳染病而過世的遺體,也必須在香港境內死亡。若想當「無言老師」,可於網上登記。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